任性大王說:遇上無法辨識的網路真的很苦惱對吧!

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0 Fri 2007 22:57
  • 純真

如果我只能選擇保住一樣東西,

那我希望我能保住的,是一份單純。

直率地思考、單純地解讀,

不要有任何旁枝雜葉,

就這樣隨著自己的步調在這個社會生活。

我不能控制別人說的話、做的事,

但是我可以掌控我自己,

只要我想要,

我就可以繼續讓我的眼睛,

用最單純的透明看這個世界;

我要我的雙眼,像個孩子般清澈。

至於那些所謂染缸裡的東西,

隨他們去攪和啊!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深深地體會到,厄運這種東西,從來不會單獨出現。

當經理告訴我:你報價單打錯了耶!!月租金少了1000塊,客戶要求要照報價單的價格簽約!(嘆)

好樣的,本來有小小賺到錢的案子,因為我一時的眼殘手滑,變成負數...

夭壽指數幾乎破表~

我多希望賠錢的是自己,(反正我本來就是個賠錢貨)

快成交的案子瞬間半死不活,

我這小小脆弱的菜鳥心靈頓時像被3噸半監達小貨車輾在輪底下,

活不成又死不了...

來回廁所偷偷大哭了幾次,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工作,

手邊的機子響起了雀躍的鈴聲,(雀躍個屁....)

話筒另一端帶來的消息卻讓已經被輾在車底下的我,再次遭到十六噸大貨車追撞。

我已經死了~

我親愛的、摯愛的、神經質的、孤僻的、有很多慢性疾病、最疼我的爸爸,

檢查出有肝硬化的現象,

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肝硬化…

冷靜地講完電話,我唯一能去的地方,依舊是廁所,

再次蹲在小小的廁所地板上,勉強壓抑哭聲讓我的身體顫抖不已。

全都在同一天,非常有默契的發生了,

厄運這種東西,要嘛就無聲無息,要不就成群結隊手牽手來身邊晃晃,

玩著一天就走?

怎麼可能?

隔天,經理帶著苦笑問我:昨天打的報價單,有留底嗎?

頓時一股涼意竄上腦門,我試探地問了一句:又打錯啦?

我只得到一張苦笑的臉,和一句:「你最近是怎麼啦?」的疑問句。

是啊,我又打錯了,雖然這次只少了幾百塊...

收留我的,依舊是那間小小的廁所。

晚上,機子再次傳來的消息是,

我親愛的、摯愛的、神經質的、孤僻的、有很多慢性疾病、最疼我的爸爸,

因為怕自己沒辦法繼續工作,家裡經濟會有問題,偷偷在晚上掉眼淚...

那晚,我已經忘記自己眼淚掉過多少,

就連隔天到公司,從廁所哭到茶水間,又轉移到人煙稀少的檔案室,

繼之前創下個人從承德哭回淡水的最長距離後,

再次挑戰了在公司最多地點哭過的員工...

不過,這也讓我體會到關心和擁抱有多溫暖,

足以讓人即使身處格陵蘭島都還可以熱到發燙

止住我淚水的,是我可愛的同事、前輩、北鼻的爸媽

在被厄運圍在圈圈裡的當下,這樣小小的慰問,

都有如鑽石般耀眼~

也是這些關心,讓我現在能恢復平靜,平穩地敲下紀錄這次黑暗期的一字一句,

厄運們也有想回家的時候,

玩完我了就請啟程回家吧,深夜問題多,平安回家最好!

希望無緣不相會~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