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大王說:遇上無法辨識的網路真的很苦惱對吧!

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開始,

完全是衝著大塚寧々和黒木瞳這兩位大美女才開始看這部戲,

不過想不到意外地令人感觸良多。

尤其是妹妹的情況,其實滿發人省思的,

明明擁有著看似完整而美滿的家庭生活,

為什麼可以為了一個偶然相遇的男子,

寧可背負不倫與背叛的罪名,執意拋下一切追尋自己所謂的真愛?

就如同姊姊雪枝的疑問一般,「我真的不懂,妳的家庭這麼美滿…為什麼會這樣呢?」

然而,自己感受到的美滿,會不會只是透過別人的話在催眠自己?

香里和姐姐雪枝在最終話裡說到了最癥結所在,

『唯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能保有我自己…』 

不平等的愛情中,總不免伴隨著某一方的妥協,

不平衡的雙翅要怎麼飛回終點?


忙於工作的勇一,其實也沒有做什麼罪大惡極的事,

他唯一錯的,就是從來沒好好聽香里說話,

只要聽個開頭就可以給答案,

這是『他』的家庭,一切就該照著他所認為的樣貌維持著,

妻子就該好好在家相夫教子,

怎麼能為了娘家的事疏於家庭,

所以他反對妻子把生病的岳母接回家來住,

他認為姊姊雪枝也應該負起責任來照顧,

就像傳統家庭的想法,女子嫁了出去,就是夫家的人,

對於插手娘家的事也應該適可而止。

而香里某次回到娘家時摸著小時候天天彈的鋼琴,

也驚覺於自己為了家庭,竟然放棄了曾經如此深愛的音樂。

婚姻的炸彈早就已經存在,

偶遇的男子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個導火線,

讓香里開始想起以前的自己,還沒進入家庭的自己,

想起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想法,有這麼多想做的事,

掙扎再掙扎,加上丈夫幾乎不曾改變的想法,

讓她做出了令所有人的不可置信的決定,

放棄那個大家眼中美滿的家庭,一個困住她所有思考的籠子。

但她也並非全然無罪,她錯在優柔寡斷,總是忍氣吞聲、欲言又止,

無法好好說出自己想法的人,又怎麼能期待獲得回應呢?


從香里的角度,問題很多、很複雜,「他只想要我好好當個妻子、當個母親。」

從勇一的角度,結論不過就是『背叛』兩個字,「她放棄了家庭、放棄了孩子、背叛了我。」

沒有什麼撒狗血的成人之美,最終勇一沒有原諒香里,香里也沒有為了孩子繼續留在籠裡,

這真是最棒的結局。


如果退讓不能換來快樂,何必退讓?

感受不到快樂的愛情,留著幹什麼?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阿爸阿母給我了一對很棒的眼睛,

所以我喜歡看東西,

我喜歡看人,喜歡東張西望。

四目交接是一件很神的事情,

我們不會隨意跟陌生人說話,

卻常在無意中與人眼神交會;

我喜歡看小孩子的眼睛,

特別是一、兩歲的小朋友,

他們的眼睛清澈的不可思議,一絲雜質都沒有,

我喜歡和他們對望,因為他們不會逃離你的目光,

甚至會很熱情的回應你的視線,外加一個可愛的兩齒笑容。

以前跟朋友說話時,我的目光焦點總是落在鼻子與嘴巴中間,

我害怕直視對方的眼睛,總覺得那樣有種互相侵略的感覺,

有一天,我發現一個朋友和我有一樣的習慣,

我發現她的視線落在我的臉,但不是眼睛,

我一邊聽她說話,一邊訝異地感受這種怪異的對話方式,

所以我開始直視她的眼睛,直到她發現我奇怪的反應,

原來,我們都不習慣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話,

兩個人對話卻互不想看,真是怪異至極~

從那之後,我開始喜歡觀察別人的眼睛,

有些人喜歡熱切地盯著對方說話,急切地想把他的感覺全部傳達出來;

有些人說話時眼睛總是望著對方身後的遠方,好像在注意著什麼,

就像等公車時的談話,我們總是一邊說話,一邊盯著馬路遠方;

有些人則在我熱切的"注目"下,不自在地把目光移開。

在聲音之外,透過眼睛似乎能得到更多訊息,

多神奇啊~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麼辦,

我發現我的腦袋...

以異常快的速度在退化中。

嘴裡說著要去拿洗好的衣服,

三秒後卻忘的一乾二淨,

拎著鑰匙不知道自己要幹嘛,

要請賣家幫我提前結標,

卻一直到拍賣時間結束才發現自己根本沒下標…『提前結標個屁~』

晚上餓著肚子出門,卻只拎著明天早餐的麵包回家,

堆積成山的漫畫,始終記不住到底買到哪一集,

蠟筆小新某集單行本總共買了三次!

總是陌生的封面,熟悉的內容…T^T

我可愛的腦啊~現在殘還太早吧!!!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