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北大地震嚇壞了很多台灣人,但也因為發生在日本,相互對照兩方訊息之後更能發現媒體加油添醋、空穴來風的習慣有多麼誇張。因為我家少爺(有時是下僕、有時是小秘書、又名阿byu的這一位)受不了台灣新聞台的花招百出,所以遙控器一到他手上肯定是直撥107切到NHK去,畢竟沒有什麼消息來源會比當地新聞台更準確了,不過有時候就算是當地新聞台的消息也未必絕對"正確",所以與其說是更準確,不如說是"更乾淨"。

NHK主播平穩的播報語氣跟簡潔明瞭的資訊畫面讓台灣人很羨慕,因為台灣的50~58台(甚至連老三台也差不多),只有一堆亂七八糟的垃圾訊息,回想一下之前台灣發生大災難時候的畫面,不管哪個新聞台都慘不忍睹,誇張的播報口氣、背景配樂、亂七八糟的跑馬燈、毫無根據的消息來源;兩者差異之大就好比新申請的Gmail信箱 v.s 被廣告跟色情郵件淹沒的Yahoo!信箱,我想這樣形容還滿貼切的。只是不知道從幾何時,大家開始習慣了這樣的媒體樣貌,罵歸罵譙歸譙、看也是照看。

就如同《35小時的法國和53小時的台灣》這篇文章裡所提到的怪現象,台灣人幾乎很少為自己主動爭取過什麼,好像比起花力氣去追求改變,試著讓自己習慣似乎比較容易些,於是那些不知道在腦袋中翻滾奔騰了多少日子的不滿最終還是只能化作兩個字叫做"算了"

姊姊我就是這麼不爭氣的台灣人之一,我常常在車上跟小秘書高談闊論很多事情,不管是工作上的或是社會上的,但是從台北一路講到淡水,最後一定只剩一句"算了,講這麼多也沒用",這就好比晚上想去白鹿洞借DVD,但是一想到走去白鹿洞要爬坡要爬樓梯、而且還不一定借得到,這只長肉不長骨氣的身體馬上跟大腦分離,日復一日,我還是沒去借我想看的那片DVD,最後乾脆開始說服自己說"算了,其實也沒那麼想看"...怪誰?

擇善而固執很難,因為大部分的人都無法不去想太多,尤其是無法不去在意旁人的眼光。黃燈本來就該減速準備停車,但是因為怕後面的車按喇叭,所以反而踩了油門;領養小孩、器官捐贈本來就是好事,但是因為無法不去在意周遭親戚的耳語眼光所以作罷;爭取勞工權益是好事,但是因為怕因此丟掉工作所以退縮,等到人生過了一大半才開始驚覺那些曾經希望改變的事情沒有一樣實現,曾經想要幫助別人也因為自己莫名的遲疑而有太多的來不及。貪官蠢官依舊蠢依舊貪,搞不好還變本加厲又蠢又貪(或者現在已經是這樣了)、而不幸的人依舊不幸,至於那些低能媒體也從來不曾消失過。子不教父之過,公僕昏庸愚昧、媒體八卦腥羶是人民之禍、也是人民之過,畢竟縱容他們至此還是我們自己(恨)。扯後腿是物理攻擊,冷言冷語算是精神攻擊,但最可怕的其實是不作任何反應,對任何議題都沒有感覺!!毫無反應,就只是個死老百姓。

不需要賣力拯救全世界,但是我們至少可以拯救一個小孩、一個家庭,如果大家都能任性地擇善固執,那可以做的事情就更加無限大。雖然我對慈濟很多作為也是不予置評,但是如果沒有那些擇善固執的個體,慈濟又怎能完成這麼多事?如果沒有何明德先生跟一群義工的擇善固執,嘉邑行善團又怎麼有辦法在只靠善心捐款造出幾百座橋?(話說我會知道這個團體也是因為我家總是會收到這個團體的捐款謝函,如果單從媒體認識這個團體,我想報導的主軸大概只會在這個團體與其分支之間的爭議上打轉罷了)

 唉...囉哩吧唆的超長篇,其實最想說服的對象是自己,這些話在腦袋裡轉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有了一點點影響,尤其看著現在的世界動盪不安,與其思索未來要如何如何、存了錢後要如何如何、退休後要如何如何,倒不如想想現在能做些什麼?

 

 


--

順帶一提,話說Gackt先生在日本地震後立馬呼籲大家捐款,還建了twitter帳號以廣發訊息,其實我一開始也忍不住想吐槽他,勸募網頁放這麼大張照片肯定會被說是趁機打知名度或沽名釣譽之類的(現在輿論之險惡不能不多注意),後來看了他在twitter上連發16則訊息的大長篇(首篇:8:09 PM Mar 13th),真的是令人很感動。比起花時間去回應別人的看法跟偏見,我們還有更多急切的事情要做。一直以來困擾著很多人、使人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前進的阻礙,其實都是不足以掛念的,這樣的毫不猶豫也得到許多藝人的支持,可惜推特沒有讚可以按~ 我看到勇樣跟春菜愛出現在列表上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XDDD

14.gif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