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我最近因為暗黑三快要破繭而浮躁不已,但是心癢癢又玩不到的感覺很糟,連雙手都覺得莫名的空虛,前日那莫名破了洞的封測讓大家都瘋狂了,我的網路線也瘋狂了,只是等我用那細細的頻寬載完安裝好,能體驗到的只有key上帳號密碼這件事。 

沒關係,暗黑我進不去,不過至少還有魔獸收留我...(因為我點數還沒用完咩),but太久沒回去,真的是山河變色、人事已非,我只差沒去問牧童暴風城還在嗎...(真不在還得了!!)

 

今天早上意外看到一串眾人回憶60年代魔獸的種種溫馨小故事,目眶頓時間感到些許的不適,那真是一個回不去的純真年代呀!!想當年怕死又內向的我選擇了和平的暴風祭壇,怯生生地從新手村出門後一路跌跌撞撞,灰頭土臉的食人妖嫩薩站在荒涼的紅土上,搞不清楚前後左右就被比我高好幾等的怪一路追進剃刀嶺,從此沒再回過家鄉...

我第一個玩的種族是阿牛,莫高雷至今依然是艾澤拉斯世界中我最愛的一塊淨土,牛牛NPC們沉穩的問候語聽起來總是那麼令人感到安心,有時候遇到升級瓶頸或者莫名地倦怠時,我就會到石牛湖邊去釣魚放空,或者四處繞繞踏踏青。(莫高雷的綠草地~~美到讓我覺得真的能聞到青草味~) 旁人聽到的魔獸種種,不外乎是副本地城、打打殺殺,事實上這個遊戲真正吸引我的地方是完整的世界架構,精緻的景物細節加上各種環境音效,很難不讓人沉迷其中,像美麗的梣谷,茂密的樹林裡分不清楚白晝黑夜,四周迴盪著空靈的音樂,像是過去夜精靈們的餘音繞樑,就連路旁的燈都是那麼的有氣氛。

早期的魔獸玩家都很nice,尤其那時候我是新手,不時都會遇到路過的旅人們出手相救、然後揮揮衣袖後會有期,我甚至還遇過不認識的玩家咻~地擦身過,不知為何又繞回來站在一旁,看我一身殘裝破杖打隻迅猛龍打得要死不活,當場資助了我一些盤纏跟衣物,我謝謝都還來不及說那人又咻~地消失在遠方;直到自己的角色長大、遇到要倒不倒的就幫忙打、快倒的補一下(嗯洗補刀啦)、路倒的救一下,既能做好事也不用怕救不活還要被家屬告,單打獨鬥的旅人們之間不過就是一期一會四個字。

副本地城我只有跟好同學老聖跟阿byu組過臭皮匠團,都是自己人總是比較輕鬆點,而且人少打起來有莫名的趣味感,畢竟不小心引到太多怪肯定全滅,又或者打小怪打煩了,最後大家都會用很詭異的蓮花小步微調距離外加貼壁行走努力降低引到怪的機會...活著總是有希望的嘛!!

這兩天上線,很順利的把紅色死騎推上了85,這隻很難死的血騎可以說我是用起來最得心應手的角色,邊打邊補血、可以說是非常有才的一個人!!不用技巧也很難死。不過莫名地,我又想念起那片紅色荒土地了...雖然我現在是聯盟的 (噗) 沒辦法,我被德萊尼萌到了~~


(((but聽說那邊也是往事只能回味了是吧~~)))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