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遠遠超乎我預期的好看,身為不怎麼了解這個世界歷史的玩家來說,我認為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在於劇情的改編,這讓非玩家也能在毫無概念之下快速進入狀況, 魔獸的世界觀我認為比漫威更容易理解~加上電影小說以及前傳小說也補完了很多電影裡沒有演到的細節,要搞懂劇情並不困難。 不過不意外地這也是很多玩家觀眾詬病的地方,電影更動了部份角色背景與關係,而一些遊戲中有名字的大角色甚至成了背景,不過如果回歸到現實面來說,電影不是只拍給玩家看,必須讓劇情與角色的複雜度盡可能降低、人物的塑造更加立體,這之間往往必須有所取捨,我認為這個部份魔獸電影其實做的還不賴,當作遊戲的平行時空來看其實頗新鮮;至於動態捕捉技術加上強大的後製加持更是突破了以往非人類角色失真或違和感重的缺點,這也是我不懂日本人堅持的地方,他們有很好的原作設定、很創新的世界觀,但是在電影工業上卻又有著莫名的堅持,總讓一些好作品在搬上螢幕後呈現的效果慘到讓人惋惜。

不過關於角色演技這一點,我必須說,我真心覺得已經夠好了!

***防雷***

哈比人花絮裡有一段在說甘道夫爺爺的崩潰,在一個空蕩蕩的綠幕空間裡對著幾顆象徵的球演戲讓他情緒低落到了極點,這是仰賴大量CG後製電影的難處,更是演員在現代電影工業技術下另一個演技上的考驗!這也是我為什麼說,魔獸電影演員的演技真的已經很好的原因!因為演員的憑空想像演出重點在於說服力~舉例來說,電影裡常常有假裝開車這種鏡頭,演員手與方向盤的互動就是個重點,車窗外明明是段平穩不見轉彎的直線道路,手卻不時左右轉著方向盤不是很突兀嗎?

魔獸電影裡,有一幕是安杜因.洛薩(暴風城指揮官)與卡德加(年輕法師、落跑的前守護者候補人)原本騎著獅鷲獸飛去卡拉贊找現任守護者麥迪文,後來因為麥迪文要開傳送門回暴風城,所以洛薩輕輕逗弄了獅鷲獸之後叫牠自己回去。我非常喜歡這一段,遊戲裡的座騎與玩家角色除了移動之外無法有其他互動,但其實我們與座騎相處的時間可能比打任務的時間還久!洛薩在這一段和獅鷲獸的嘻笑互動非常自然有趣,簡單地帶出了他與座騎之間良好的默契和關係,而電影後段洛薩知道自家座騎正在卡拉贊塔外盤旋,他就這樣打赤腳抓劍往塔外一跳,但不是勇猛無懼飛身出塔、反而在下墜時而發出「喔喔喔~~!」的驚呼聲後被飛來的獅鷲獸接個正著~這聲驚呼真是畫龍點睛!誰說英雄必然是那種置生死於度外、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不過洛薩還是有英雄特權的,所以他可以半空搭座騎,一般玩家跳了就算沒摔死也是半死不活,可沒空中召換座騎這等帥事。而且為什麼電影裡的獅鷲獸有耳朵!!!我的沒有啊~~~~

3.jpg

2.jpg
(卡德加:指揮官,你怎麼看起來很怕傳送門...)  我特愛這種小細節,發現演員在背景的小動作是附加的樂趣~

另外一段讓我很驚豔的是當洛薩剛逢喪子之痛,與萊恩國王討論如何部屬出兵意見僵持不下,此時已被惡魔完全佔據身體的麥迪文現身,對於洛薩指責他近來神出鬼沒法術又常不靠譜, 麥迪文則反諷其子凱倫是為了追上洛薩的腳步而死於戰爭,洛薩初先因為麥迪文提到凱倫的名字時忍不住悲傷情緒而轉身背對眾人,幾度想轉頭回話卻似乎因哽咽而說不出來,一直到麥迪文說是洛薩放任凱倫進入戰爭遊戲,洛薩氣到一手推開身旁的萊恩國王準備衝去揍麥迪文,最後萊恩只好將好友關進牢裡去冷靜。麥迪文挑釁洛薩這段不是單獨拍著洛薩的特寫,或是洛薩死狠狠地瞪著麥迪文,而是讓觀眾看著麥迪文一句一句把強打起精神的指揮官洛薩打回成一個既心碎又自責、憤怒最後失控的父親。

卡德加在電影裡的設定是被祈倫托選作麥迪文的接班人,也就是下任守護者,但是他落跑了,而在注意到艾澤拉斯出現不應該存在的魔能時四處去調查,查到軍營裡去時被逮,與洛薩初見面就被釘在桌上、情急之下想施法立馬被洛薩使出斷法技,遊戲裡各種帥氣斷法技能要怎麼展現到現實中呢?對,就是請對方閉嘴,所以摀嘴最快!(踢脛骨應該也很有效)  杜洛坦之後也用同一招對付他~而且杜洛坦才跟他交手過一次就知道人類法師都靠那張嘴 XDDD 卡德加和麥迪文的初見面是被魔法釘到書櫃上、柱子上,最後卡德加提到魔能時麥迪文因為驚訝收了手就這麼讓他摔下來。這段有點莫名,不了解麥迪文為何突然會攻擊卡德加,在魔獸小說(非電影版)裡,卡德加原本是去卡拉贊當麥迪文的學徒,初到卡拉贊沒多久,明明才剛打過招呼,外出回來的麥迪文看到正在圖書館整理書的卡德加時,也是突然就施法攻擊卡德加,因為他忘記自己收了個助手以上學徒未滿的小夥子。不過電影裡的設定應該已經改了,卡德加進到卡拉贊時對藏書的驚訝顯示他從來沒進來過,而麥迪文對洛薩提出的疑問也表明了他不清楚卡德加的來歷,這段攻擊也許可以視為麥迪文給了這位年輕又落跑的小法師一個修理吧!

卡德加演員的演出也還不賴,雖然卡拉贊找書那段的動作頗不自然,倒也算瑕不掩瑜,唸咒語的語調跟動作沒有太過頭、被杜洛坦摀嘴時的驚恐落淚、被迦羅娜一句「他想跟我睡覺」嚇到傻眼、被麥迪文燒掉所有手稿時的驚慌(這一段是燒真的、不是特效*來源*,所以卡德加最後拿書的手離身體頗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書等下要冒火的下意識反應)、最後要幫麥迪文除魔(?!)時處於極限下那句「光生暗、暗生光」、聽著麥迪文遺言時的反應,這個看似傻氣其實聰明過人又正直的小法師,在電影裡其實一直都是個「守護者」的角色,他第一個注意到魔能並且提出警告、在麥迪文專注研究樹上殘留的魔能時他施法攻擊來襲的獸人並展開屏障、第一個發現麥迪文有異狀、在被魔能覆蓋時不忘幫洛薩開屏障、而最後的最後,也是他守著看著麥迪文逝去。(卡德加最後驅魔成功時發出了閃亮的黃光,就如同遊戲裡玩家升級時的特效...*來源*)

看過原創小說的人可能會覺得很彆扭,因為原設定裡,「守護者」其實是由一個叫做提里斯法議會的組織將強大法力灌注給被選中的人,使其獲得強大的力量暗中對抗入侵艾澤拉斯的惡魔,並不是一個高調公開的職位,但電影若照著拍,需要解釋的東西會多如牛毛,這可能要從麥迪文他媽開始講起,太長了!麥迪文在電影中就是個包圍著重重迷霧的人,連好友洛薩跟萊恩國王都跟他失去聯繫6年,這次因為艾澤拉斯遭遇空前危機才正式以國王身份召換他,但他一離開卡拉贊似乎就會被某股力量影響而虛弱,樹林中的探查任務發功後還能傳回卡拉贊,與杜洛坦的密會後發了電網直接昏死,在電影小說中有講到,在開電網之前其實他已經先與某股力量大戰過一回了,我想這裡說的就是潛伏在他體內的惡魔薩格拉斯吧,這個設定並沒有更動,只是電影裡並沒有把麥迪文本人人格與惡魔人格的區別演出來,所以看起來比較像是麥迪文自身走火入魔。

其實這幾個主要角色在不同時候都有很不一樣的面貌,一刷前我看了電影前傳小說,看完電影後再看電影小說補完細節,大致上整個劇情都能掌握住,二刷就能比較放鬆地看細節看演員,有些小趣味在二刷時更有力度,像堂堂指揮官在獄中身段柔軟、好言好語企圖說服衛兵放他出去,小兵全身盔甲不願面對大長官的遊說整個人偏過身去故意不看他,最後還弱弱地搖頭拒絕,氣得才剛說自己已經冷靜下來的洛薩抓狂巴著牢門大吼「把門打開!」,撈過杯子砸過去的瞬間可憐的小兵被趕來劫獄的卡德拉瞬間變成羊,此時洛薩還傻傻地看著自己的手,這一整段非常精彩, 洛薩這個角色讓我很意外,因為他並不像傳統英雄設定的那種正直正義板著臉皺著眉,而是個相當真性情還帶點痞,他沒事就逗弄一下卡德加、平時說話也愛開嘲諷、卻也是大家信賴的兄長、摯友、上司、父親、甚至是敵將;他在鐵爐堡好奇把玩矮人布萊恩銅鬚展示的鐵砲槍、臉還湊到槍管前猛瞧,到了艾爾文森林對上黑手時情急之下開槍結果炸爛了對方的手,自己則是驚訝得瞪著手上的強大火力;卡德加在與魔化的麥迪文交手時一度失去意識,洛薩叫了幾次叫不醒直接甩了他一巴掌,這幕完全擊中我笑點,這巴掌甩得有夠順手!不過最後洛薩對卡德加真摯地說了那句「我以你為榮」很感人,卡德加應該很吃這一套~畢竟他一直認為成了落跑法師的自己是家人的恥辱。

4.jpg

5.jpg
請恕我跳過杜洛坦一家,我不想寫他們,故事給他們的沈重使命與悲劇真的讓人很難受,就算是天將降大任也不需要這樣吧!!!電影裡,杜洛坦與奧格林.末日鎚坐在高處遠眺時,奧格林拾起了小石頭偷丟杜洛坦然後兩個獸人笑了出來,這是讓我最難過的一幕。迦羅娜曾對杜洛坦說,如果她回來,可不可以加入霜狼氏族,杜洛坦告訴她待在人類那邊比較安全,看似拒絕了她,其實小說裡有說明,杜洛坦是看到迦羅娜脖子上的枷鎖已經被解開才這麼說的,那表示人類對迦羅娜釋出了善意,但是獸人呢?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悲劇英雄,希望下部電影若是有拍到高爾(人類名:索爾)可以給點慈悲不要太虐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rkyo0224 的頭像
dirkyo0224

~任性大王的碎碎唸~

dirkyo02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